• 扫一扫上新西部网
  • 不良信息举报窗口
您的位置:
当前位置: 首页 >> 西部报告 >> 正文
塞上煤都二十年
2020-07-09 15:39:30 来源:《新西部》2020年6月上旬刊 作者:塞北

过去二十年,从《神木医改走向何方?》《神木现象:中国县域经济发展典范》到专题策划《神木全域旅游发展报告》,《新西部》对神木的关注从未减弱,因为正如我们调研发现的那样,神木确实是中国县域经济发展的一个标杆。

2008年8月,在全国第八届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中,神木县首次进入全国百强,位居第92位。2020年5月,同样的排名,神木市已位居第12位。

2009年3月1日,神木县正式开始试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时至今日,神木的免费医疗及各种惠民政策都一直在平稳而有序地运行着。

2017年4月,国务院批准神木撤县设市,神木成为榆林市第一个县级市。

中央吹响脱贫攻坚战役的号角后,神木市立即将其列为第一民生工程,走出了一条“机制创新、产业支撑、项目统筹、社会参与、政策保障”的“五位一体”工作路径。神木市建档立卡贫困村24个,均已精准出列,建档立卡贫困户9455户20015人,在册贫困户1483户1843人,贫困发生率为0.53%。2020年,所有贫困人口将与全市人民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2020年5月,神木市在全国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中跻身全国百强第12位。

“神木又‘撒钱’了。疫情刚过,神木豪掷近一个亿。政府以电子消费券形式发放给市民,可以完全替代现金使用。”

这一新闻一经发布,人们啧啧赞叹,纷纷转发。

2020年5月,神木市在全国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中跻身全国百强第12位。

这在西部地区史无前例。

人们又是啧啧赞叹,纷纷转发。

处在陕西大脑位置的神木,是陕西省土地面积最大的县级市,达7635平方公里,现有户籍人口50余万。

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神木曾以“穷”而名。没想到进入21世纪,沧海变桑田,神木开始以“富”成名。有一首歌里这样唱到:“我想去神木,我想去神木。人说是西部煤都,人说它富得流油……”

西部大开发二十年,西部人民得到很多,神木人民得到更多。这一巨变令人欣喜,而这二十年间的风云跌宕,也着实令人回味。

回溯:创业艰难百战多

神木煤田大开发,始于1980年代。此时,陕北25个县区无一例外,都是国务院圈定的全国特困县。1984年,神木县财政收入仅有161万元,而支出却是1036万元,要吃国家的几百万元救济款。

1982年12月26日,《陕西日报》头版头条发布:榆林地区发现一个大煤田,储量达八百七十多亿吨,相当于渭北煤田探明储量的十四倍。

同年12月28日,《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欣喜地发布了这一消息。

神府煤田横空出世。

1986年6月26日,国家计委办公会议通过了神府煤田开发的具体事宜。神府煤田大开发正式拉开了序幕。

神府东胜煤田的出世可谓恰逢其时。当时,全国的煤炭年产量还不到10亿吨,开采方法也很落后。中东部的统配煤矿有的资源枯竭,有的严重亏损,增加产量困难重重,建设新的煤炭基地势在必行。

气势如虹的窟野河特大桥

因此,在“国家、地方、个人一齐上”、“有水快流”政策引导下,四面八方的人们纷纷涌向陕北之北,一股“淘金热”迅速在这里掀起。

然而,从远处看上去热火朝天的煤田建设,走近看时,就会发现其中的躁热、混乱、茫然与无序。

有的单位因其自身的优势,在这里申请了一个煤矿;有的个人因胆子大,会公关,也就弄下了一个煤矿。这里面有干部、有工人、有农民,还有一字不识的文盲。榆林地区及神木、府谷等县为了让贫困的各县、各乡借助煤炭富起来,就搞起了平衡,给无煤炭资源的县、乡也分个煤矿去开采。一时间,大大小小的煤矿在神府大地上遍地开花。

煤矿就这样开了,但怎么建设?怎么开采?好多人都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一没有资金,二没有技术。

于是,有不少人就沿用过去小煤窑的作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挖一个洞进去,而后像老鼠打洞般往里挖,靠手镐掏,用板车拉——这是个人煤矿。

还有人比这先进,用炮采,留下多根煤柱做支撑,而后用骡车往外运煤——这是单位办的煤矿。这种开采法叫“房柱式开采”,绝大多数的煤留成了柱子,挖出的只是很少的一点。

典型的乱挖乱采。

就这样,挖出来的煤也卖不了,因为没有运力,只能就地消化,而当地的煤炭就成了白菜价,一吨煤竟卖不到二元钱。

照这个样子下去,怎么能脱贫致富!

必须上大矿、上正规矿、上样板矿。中央很快出台了新的政策。

1986年底,根据国务院工作会议精神,陕西省成立了由华能集团公司、陕西省政府、榆林地区行署共同组成的陕西省神府煤田开发经营公司,榆林地区行署专员李焕政兼任总经理。

1995年10月,国家为了解决神府东胜煤田滥采滥挖、相互扯皮等乱象,尽快缓解煤炭供不应求的局面,由国务院批准,在有关方面的合作下,按照现代企业的要求,重新组建了一家大型国有独资公司——神华集团公司。

同年,神华工程正式上马。

神华工程与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千万吨级钢铁基地建设工程并称为“中国四个跨世纪特大工程”。它包括已全面开发经营的煤田及配套的铁路、电站、港口、航运等项目及相关的产业,开创了煤、电、路、港、航五位一体综合开发之先河,将产、运、销连成一条龙经营。

神木成为神华跨世纪工程的主战场。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神华集团于无路处觅路,经过反复探索、重组、技术革新,迄今已发展为拥有十多个子公司的以能源、交通为主,多元化经营,跨地区、跨行业、跨国发展的新型企业集团。

看到神华集团在神府煤田掘到了一桶又一桶耀眼夺目的真金白银,大江南北的商家们都坐不住了。于是,在短短的二十年间,先后又有国电、华电、山东衮矿、陕西投资、陕西煤业等大型集团公司进入陕北之北,榆林市、神木县也组建起了自己的煤炭集团,割据一方,大展宏图。

收获:会当击水三千里

在国家能源最紧缺的时候,神府煤田积极响应国家的战略决策,在极短的时间内,原煤产量以每年千万吨以上的速度递增,这有点像建国初期的伐木运动。不同的是树砍了还可以再种出来,而煤挖完了就永远没有了。因此,开采技术越高,力度越大,离资源枯竭的日子也就越近。何况这种大规模现代化开采给神木地表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地方已开始大面积塌陷,使土地沦为荒原。煤挖完怎么办?在没挖完之前如何提高效益?成了每个神木人关心的话题。

“煤向电力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这是陕西省委、省政府提出的能源开发新思路。

神木是率先践行者。

神木县委、县政府经反复调研论证,在县城西南35公里处的锦界镇8平方公里的荒原上,新建了一座“三个转化”示范性工业园区。2002年,又将原定控制范围扩展为42.8平方公里。

二十年后的今天,锦界一望无际的荒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整洁、漂亮、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园区和陕西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园区入驻项目已达110个,园区内已形成清洁煤电、煤焦深加工、清洁氯碱、精细化工、新材料、现代载能六大主导产业和羊绒制品、光伏、化学药剂、机械制造等拓展产业。2019年,园区实现工业总产值410亿元,上缴税收44亿元。

这里有全球最大的空冷火力发电基地。

这里有中国最大的煤制甲醇生产基地。

这里有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浮法玻璃生产基地。

……

这个以烧煤为主的工业园区,每年创造着巨大的产值和利润,但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里的企业都是循环经济体,没有污染,没有雾霾,我们在蓝天白云下看到的,只有蓝白相间的厂房和错落有致的楼群、平坦的街道和绿树红花掩映着的崭新城镇。

2018年,神木市委、市政府又将原柠条塔和燕家塔两大工业园区整合为兰炭产业特色园区,规划总面积26.08平方公里。园区现有企业107户,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60.27亿元。2019年,园区完成工业总产值361.52亿元,完成税收33.89亿元。

神木兰炭是利用神府煤田优质侏罗纪精煤低温干馏生产的一种炭素材料,具有高比电阻、高固定碳、高化学活性、多比表面积及特低硫、特低灰、特低磷等特性,广泛用于铁合金、电石、炼铁以及民用清洁燃料等领域。目前,神木全市兰炭总产能达3900万吨,约占全国40%。作为神木的特色地标产业,兰炭于2008年成功列入国家产业目录,2012年成为我国第二个工业地理标志产品。

之后,县委、县政府又在位于市区西北5公里处新建了一个经济技术开发区,与主城区、滨河新区共同组成新的经济圈,成为神木产业转型升级的集中发展区和非煤产业集聚区,也是城市居民就业的保障区。园区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重点发展生产制造、新型材料、陶瓷产业、健康产业、数字信息、汽车4S店和现代物流七大产业。陆续已有95户企业入驻,总投资88亿元,已投产企业33户、在建企业6户,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约27亿元,2019年实现工业产值11亿元。

在这几个龙头产业园区的带动下,神木积极引进世界一流企业和高新技术,构建起了“清洁煤电、现代载能、现代煤化工、煤基新材料”等“煤头化尾”的全产业链。2019年,全市生产原煤2.67亿吨、兰炭2499.14万吨、精甲醇68.08万吨、聚氯乙烯123.76万吨、电石156.04万吨、水泥227.72万吨、玻璃875.91万重量箱,发电386.90亿度,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2036.35亿元。

在发展工业的同时,神木市委、市政府制定了乡村振兴计划。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

市上组建了农业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并在红碱淖风景区附近新建了一个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一期工程实施5000亩,基础设施完成投资3.9亿元,产业项目完成投资5亿元。核心区格局为“一廊一心六园”,包括历史景观长廊,现代农业科技展示与休闲观光中心,以及高产农作物示范园、设施农业示范园、植物园、农产品加工园、特色养殖园和森林公园等六个功能园区。现有入园企业17户,是首批省级现代农业园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四星级示范园区。

2017年4月9日,国务院批准神木撤县设市。7月23日,神木正式举行了揭牌仪式,成为榆林市第一个县级市。

惠民:免费医疗风波

2008年8月,在全国第八届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评价中,神木县首次进入全国百强,位居第92位。

仅仅过了一年,神木县在全国百强榜上又升跃了33位,居第59位。这一年,神木县老百姓个人存款额达200多亿元,个人人均存款额竟超过了全国百强第一县的江苏昆山市。

神木市率先在陕西省实现十二年免费教育

有了钱,腰杆子就能挺得起来。神木的惠民事业便搞得有声有色。2003年,神木县率先免除了农业两税,比中央出台这项政策早了两年。接着,又率先普及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同时还为南部贫困地区修桥铺路,大搞通路、通电、通自来水、通广播电视的“五通工程”。

这里要着重介绍一位叫郭宝成的当家人。

他于1999年来到神木县,担任县委副书记。2001年当选神木县政府县长。2005年9月当选中共神木县委书记。

这是一个胆子大、能力强、勇于开拓的人。

经过调查,郭宝成发现老百姓的生活是一天比一天好了,但依然存在隐患:一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老百姓有顺口溜:“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二是子女上学问题;三是残疾人、孤寡老人的供养问题。这些问题得不到很好的解决,老百姓的幸福生活就没有保障。

“一定要让公共财政的阳光充分照耀在老百姓的身上。”他说。

于是,神木县率先高标准启动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当年便有10万城乡居民参保。率先建立了合作医疗制度,并试行城镇居民合作医疗制度。

神木还率先实施了十二年免费义务教育,学生的公用经费和杂费由县财政高标准全额预算,课本费全免,寄宿生均享受不同标准的生活补贴。

他们在全国率先将人均月收入低于120元的一万名城市居民和年收入低于625元的2.8万名农民全部纳入低保范围,做到应保尽保。

他们在全省率先制定了残疾人免费供养制度,并创建了特殊学校,招纳全县残疾和智障儿童免费学习、免费治疗、免费食宿。

他们扩建了社会福利院,新建了中心敬老院,将全县五保老人、孤寡老人集中起来免费供养。

老百姓已经觉得神木县的领导做得很不错了,但郭宝成并不满意。

2008年初,郭宝成又提出要试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当时在领导班子内部便产生了较大分歧,赞成的有之,反对的有之。反对者的主要理由是涉及到国家大政方针问题,不请示不汇报,搞不好会惹乱子;二是全民免费医疗了,难免会有人贪便宜,小病大养,无病装有病,造成医院人满为患;三是县财政恐怕吃不消。

其实这个免费医疗,并不是郭宝成一时兴起提出来的。早在2006年,他就在县上成立了一个“康复工作委员会”,一个“残疾人工作委员会”,他亲自兼任这两个委员会的主任。其中康复工作委员会的任务就是研究免费医疗问题。几年间,他派出几支人马,有时甚至亲自带队奔赴全国各地调研论证,对各种结果进行详尽的预测,并对神木县的130多个点进行了全面的考察调研,弄清了境内的医疗资源、老百姓的医疗需求。最后,又经过大半年的反复讨论、修订,全民免费医疗的试行办法基本成型。

2009年3月1日,神木县正式开始试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

“咱们只是试行。”郭宝成说,“先搞一年试试,如果能行,咱就坚持下去,如果不行,咱们再完善。先不要向外界透露。”

孰料仅仅过了两个月,《时代周报》便刊登了一篇题为《陕西神木县推行全面免费医疗制度》的文章,率先提出质疑。接着,《京华时报》《大众日报》等也开始发难。5月1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1+1”栏目以《神木:免费“午餐”的味道》为题,对这一举措冷嘲热讽。

神木县一下子跌入了风口浪尖之中。

紧接着又是一个没想到——老百姓在互联网上一边倒地对神木开始声援,认为神木县为老百姓做了大好事,应该大力推广。

人们认为,神木县凭着自己的资源优势,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将赚到的钱用在了刀刃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免费的午餐,而是辛苦所得,凭什么反对,凭什么冷嘲热讽?

2009年5月22日,神木县就免费医疗问题举行了专门的新闻发布会,公开回应了外界质疑。神木县郑重宣布:神木县763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蕴藏着500亿吨煤,此外还有数量可观的铁矿、石灰石、石英砂、天然气和石油资源。仅就煤炭资源而言,至少可开采四百年以上。神木县2008年财政总收入达到72亿元人民币,其中地方财政16.8亿元,综合实力名列陕西之首,全国百强。因此,神木的全民免费医疗不是拍脑袋冒进,是依据自身实力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针对外界关于医院病床爆满的质疑,神木县也做出解释:全县共有医护人员1236名,病床1243张,床位占有率每千人3.12,能够满足全民免费医疗的需求。

之后,全国各大媒体又一致开始肯定神木的这一做法。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各大媒体重新派人来神木采访,最后做出正面报道;法国《世界报》,新加坡《联合晨报》,美国《经理人文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也纷纷刊登文章,高度评价神木的免费医疗制度。

时任国家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张茅,部长陈竺,医保专家周寿祺,陕西省副省长郑小明等,先后到神木调研,充分肯定了神木的举措。

国家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到神木调研后说:“神木实施全民免费医疗,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医疗改革,而是进行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其意义不亚于当年的小岗村。神木将成为中国的又一块改革圣地。”

后来,郭宝成调任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离开了神木,有人便担心免费医疗会不会从此夭折?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到2014年底,神木县参加医保人数已达到了99.98%。时至今日,神木的免费医疗及各种惠民政策都一直在平稳而有序地运行着。

2015年底,中央吹响脱贫攻坚战役的号角后,神木市立即将其列为第一民生工程,走出了一条“机制创新、产业支撑、项目统筹、社会参与、政策保障”的“五位一体”工作路径。全市建档立卡贫困村24个,均已精准出列,建档立卡贫困户9455户20015人,在册贫困户1483户1843人,贫困发生率为0.53%。今年,所有贫困人口将与全市人民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在教育方面,神木的领导层在满足了十二年义务教育之后,又把目光投向高端人才的培养上。他们在滨河新区征用了1028亩滩涂地,建起一座总建筑面积32万平方米,设施齐全、功能完备的花园式高等院校——神木职业技术学院。2010年,以“榆林职业技术学院神木校区”的方式开始招生;2015年顺利通过了教育部人才培养工作评估和陕西省委高校巡视诊断,2018年实现独立办学。

今天的神木市职业技术学院有教职工258人,在校学生3111人。学院设有四系一部:管理工程系、机电工程系、化工-电力工程系、采矿-建筑工程系、公共课教学部,开设18个专业。已经形成以能源化工类特色专业为主,财会、教育、新能源技术专业为辅,文理科兼招,三年制和五年制并行的专业体系。

低谷:金融风暴及信誉危机

人们把煤田开发比喻成“大潮”,真是贴切的很。在这一波一波的大潮中,神木人的体会可谓刻骨铭心。

先是“凉胡子领戏”,“摸着石头过河”。从外行走向内行的过程,艰难曲折,历尽辛酸。而煤炭市场自身也是个魔鬼,起伏跌宕,朝秦暮楚,令人难以预料。

神府煤田的民营煤矿经过三次大的动荡期。第一次是煤田开发初期,由于当地绝大多数人没有经验,加之运力跟不上,结果是煤挖出来却卖不出去,好不容易卖出去了,钱又收不回来!据不完全统计,自煤田开发以来到20世纪末,神府地区至少有价值5亿元的煤或煤产品被人骗走。第二次是在1995年至2002年,神府煤炭市场遭遇第二次危机,煤炭价格下跌,许多民营煤矿纷纷倒闭,要转让,一个煤矿几十万都没有人肯接收。

谁料想世事无常,到了2003年,持续走低几年的煤炭市场突然火爆起来,价格成倍增长,原来几十万的煤矿长到了几百万,再过一年长到了几千万,到2008年竟长到了数亿甚至数十亿。

神木人一夜之间突然暴富,真是扬眉吐气!那些有煤矿的村子,不管男女老幼,每年每人都能分到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红利。

暴富起来的神木人,一时间变得疯狂而又任性。买车的买车,买房的买房,开典当行的开典当行,挥霍的挥霍,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神木的有钱人买车,买的是豪车。“宾利”“劳斯莱斯”“路虎”……什么时髦买什么,不问价钱,看上先开走再说。神木人买房,不是在神木买,西安、北京、海南、青岛,哪里好住往哪里买。也不是一间一间买,而是一幢一幢买。神木人开典当行,其实不是典当行,是大银行。只要他们认为人品没问题,有偿还能力,五百万一千万,一句话的事儿,当场就可以成交。

到2011年,神木大大小小的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地下钱庄遍布城乡,根本无法统计数量。这些钱庄主以月息1.5%至2.5%的利息向社会筹款,然后再以3%到5%的高利放出去,以牟取利润。

那么,谁把这些钱贷走了呢?

一是企业老板。他们要扩大再生产,要干更大的事业,需要更多的钱,而从大银行贷款实在太难。二是想要创业的年轻人。三是想要挥霍的骗子。

利令智昏。本来,古人已谆谆告诫过我们:利大伤本。但疯狂的神木人哪里能听得进去。只要有人筹款,人们就敢给。有钱的不用说,没钱的,想办法在银行低利息贷出来,再给钱庄高利息放进去。

上帝要谁灭亡,必先让谁疯狂。

2009年,温州出现经济崩盘现象,好多老板纷纷跑路。

神木人无动于衷。

2010年,与神木毗邻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现经济危机,好多老板自杀的自杀,跑路的跑路。

神木人依然无动于衷。

旅游产业无疑成为神木产业转型的重头戏

2012年,神木的经济危机终于暴发。仿佛是雪山崩倾,又仿佛是山洪暴发。在极短的时间内,说崩盘就崩盘了,令人不可思议。大大小小的钱庄放出去的钱猛然间便收不回来了,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钱突然间便蒸发了。

接下来的几年间,神木县人人自危。兄弟反目,父子成仇。你和我要钱,我和你对命,仿佛人人都成了仇家一般。

神木县委、县政府门口整天聚集一群群上访的人,要政府给他们做主,要回他们的血汗钱——而当初政府三申五令禁止非法融资时,人们都当了耳旁风。

神木县法院的工作量增加了数十倍,所增加内容全部是债务纠纷。

而在老百姓中间,因为还不起债务,愧对亲戚朋友而自寻短见者有之;东躲西藏,过着老鼠般日子的有之;因为要不回血汗钱而寻短见或者气死气病者也大有人在。

这一场危机对神木人的打击是巨大的。首先,它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亲情——因为产生借贷关系的,大都是人们平常信得过的人,主要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属或朋友、同学、战友,如今因为金钱,这些亲情被摧毁了。二是摧毁了道德和信誉——欠了钱没法还,只能撒谎、欺骗,这样一来,在神木人眼里再也没有可以信赖的人了。

展望:煤挖完怎么办

煤挖完怎么办?目前这些惠民政策能不能长期坚持下去?这一直是神木需要面对的一个重大课题。

要保证惠民政策能够永久实施,必须要有永久性的资金保障。

2011年3月28日,神木县民生慈善基金筹募工作正式启动,在当天的启动仪式上,神木县各企业、企业家纷纷慷慨解囊,共筹得善款20多亿元,意向捐款已达40多亿元。

如果能以基金方式解决惠民政策的后顾之忧,剩下来就是日常生活的保障问题了。

神木是一块神奇的土地。

在这片广博的土地上,有三条大河溶溶流过,一条是黄河,另外两条分别叫窟野河和秃尾河。之外还有两大湖泊,一是中国最大的沙漠内陆淡水湖——红碱淖,它的水域面积达67平方公里,烟波浩淼,鸥鹭翔集,与绿色草原和金色沙漠交相辉映,构成一幅幅壮美的画面,由此而受到游客的亲睐,成为陕西省八大旅游景点之一。另一个叫宫泊海子,隐藏在无边的芦苇丛中。它是秃尾河的源头。

神木是陕西省政府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这里有新石器时期以来的文化遗存2900多处,秦长城与明长城的遗迹如游龙般蟠踞在一座座山巅之上,特别是明代的万里长城,像一条地理分界线,将神木分成了北部大漠草原与南部黄土沟壑两个不同的地理和人文景观。

这里有黄河、长城、沙漠、湖泊、草原、沟壑、古镇、古渡、古村,更有据专家考证,疑是轩辕黄帝居邑的石峁遗址,有举世闻名的杨家将的老营盘、杨业出生地古麟州城遗址,如今又是世界级现代化煤田的腹地,旅游资源得天独厚。

旅游产业,无疑成为神木产业转型的重头戏。

2014年底,神木县组建起了文旅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实施神木文化旅游产业发展计划。

2016年,神木文旅集团邀请文化名人余秋雨做客神木。余秋雨对神木进行考察后,给出了自己的建议:要关注神木文化使中华文化发生大转折的意义;要关注伟大而陌生的生态景观,建立神木石峁大文化生态、黄河生态。神木独有的煤炭文化也可以在后工业时代去进行旅游项目的尝试和开发。

神木市旅游局制定了《神木市全域旅游发展规划》,明确以前沿视野,重新发现、全新呈现神木旅游的独特价值,将“非顶级资源”转化成顶级旅游产品,引爆旅游产业大发展。近期打造杨家城“忠勇英雄之城”人文传奇名片,红碱淖“沙漠里的大海”生态传奇名片,石峁“四千年的石头城市”历史传奇名片,沿黄南乡“黄河院子”乡土传奇名片。中远期将打造煤主题旅游“世界煤炭主题公园”、“地心酒店”工业传奇名片,形成神木独有的几张“旅游名片”,一张名片就是一个大项目,充分展现“神奇神木”传奇风采,重塑城市品牌,成为全国旅游新焦点,逐步使旅游业成为全市国民经济主导产业之一。

旅游之外,神木还将紧紧围绕建设“黄河‘几’字弯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示范市”的目标定位,在新征程中体现神木速度、展示神木形象、彰显神木品质。

历经沧桑变迁的神木,如一艘劈波斩浪的大船,将继续在时代洪流中扬帆远航……

作者简介

塞 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榆林市作协副主席;著有《陕北传》等文学专著17部

(责任编辑 王顺利)

63K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12377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85589610
新西部网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029-85260304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拥有新西部网所有版权 备案号:陕ICP备06011504号-3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手机版